專題欄目:ARVRMR虛擬現實

虛擬現實扭曲了您的時間感

加州大學圣克魯茲分校(UC Santa Cruz)的心理學研究人員發現,在虛擬現實中玩游戲會產生一種“時間壓縮”效應,時間過得比你想象的要快。當時是認知科學本科學生的格雷森·馬倫(Grayson Mullen)與心理學教授尼古拉斯·達維登科(Nicolas Davidenko)一起設計了一個實驗,測試虛擬現實對游戲玩家時間感的影響與傳統顯示器有何不同。研究結果發表在《時間與時間感知》雜志上。

馬倫設計了一個既可以在虛擬現實中玩也可以在傳統形式下玩的迷宮游戲,然后研究團隊招募了41名加州大學圣克魯茲分校的本科生來測試這個游戲。參與者參與了兩種形式的游戲,研究人員隨機選擇每個學生一開始玩的游戲版本。這兩個版本本質上是相同的,但每個版本的迷宮略有不同,所以格式之間沒有重復。

參與者被要求停止玩游戲,只要他們覺得五分鐘已經過去了。由于沒有可用的時鐘,每個人都必須根據自己對時間流逝的感覺來做出這個估計。

之前關于虛擬現實時間感知的研究經常詢問參與者事后的經歷,但在這個實驗中,研究團隊想要將計時任務整合到虛擬現實體驗中,以便捕捉當下正在發生的事情。研究人員記錄了每個參與者停止玩游戲時所經過的實際時間,這揭示了參與者對時間的感知和現實之間的差距。

研究發現,玩虛擬現實版游戲的參與者在感覺5分鐘過去之前平均多玩了72.6秒。換句話說,與傳統形式相比,學生們在虛擬現實中玩游戲的時間要多出28.5%。

這種時間壓縮效應只在第一次玩虛擬現實游戲的參與者中觀察到。這篇論文的結論是,這是因為參與者在第二輪的時間判斷是基于他們在第一輪中做出的最初的時間估計,而不管形式如何。但如果在第一輪實驗中觀察到的時間壓縮可以應用于其他類型的虛擬現實體驗和更長的時間間隔,那么在理解這種效應是如何起作用方面將向前邁進一大步。

雖然有許多親身經歷過虛擬現實中時間壓縮的人對它的非正式描述,但這仍然是一個活躍的研究領域。之前有一項特別著名的研究應用虛擬現實時間壓縮技術來縮短化療患者感知的治療時間,但該實驗并沒有將虛擬現實與傳統的屏幕格式進行比較。

馬倫說:“這是我們第一次真正分離出,你不只是在玩電子游戲,或你看到的任何內容?!薄笆聦嵣?,與傳統屏幕相比,虛擬現實才是產生這種時間壓縮效果的關鍵?!?/p>

在某些情況下,時間壓縮是有用的——比如忍受不愉快的醫療或在長途飛行中消磨時間——但在其他情況下,它可能會產生有害的后果。

“隨著虛擬現實耳機越來越舒適的穿的時間更長,也更身臨其境的游戲都是這種格式,我想要避免它成為像一個虛擬賭場,你玩更多,因為你不知道你花了多少時間,”馬倫說。

關于游戲成癮的研究表明,在游戲過程中忘記時間會對玩家的睡眠周期和情緒產生負面影響。這些影響在虛擬現實中可能更明顯,但馬倫說,游戲設計師可以幫助將風險最小化,或許可以通過集成一個在游戲過程中定期出現的時鐘。

發現為什么虛擬現實似乎會導致時間壓縮也很重要。在論文中,馬倫描述了一種可能性,即在虛擬現實中,玩家的身體意識較弱。心理學教授Nicolas Davidenko是這篇論文的合著者和顧問,他解釋了為什么這可能很重要。

達維登科說:“在虛擬現實中,當你低頭看時,你可能看不到你的身體正常位置,或者你可能看到一個身體的示意圖,但它感覺不像你的身體?!薄坝欣碚撜J為,我們可能會依靠心跳和其他身體節奏來幫助大腦跟蹤時間的流逝,所以如果你在虛擬現實中對自己身體的感覺不那么生動,你可能就會錯過這種計時機制的脈搏?!?/p>

隨著虛擬現實技術的不斷發展,未來測試這一理論的實驗可能會產生新的見解,幫助設計師將時間壓縮帶來的好處最大化,并將危害最小化。

來源:Computer小白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周末同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