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欄目:ARVRMR虛擬現實

看VR,實景代入游運河,幾D標準?

多少年前去方特,那些滿是刺激的游玩項目,一個沒玩。在一間又一間小屋前排隊,看三D、四D、五D。感覺坐著看,比在項目中被呼過來甩過去有意思,還不用心驚膽戰。

多情最是隋堤柳

好像去過三次方特,除了看還是看,一個孩子們喜歡的游戲沒玩。在常州淹城,我看了一個號稱“七D”的視頻。不僅有嗅覺味覺等感覺,椅子的高度和角度也不停調整變化。外面有提示:高血壓和心腦血管病患者,不建議觀看。

雖然我沒有最強健的心腦血管,看看這樣的東西,沒關系。我知道這是現代科技,足以讓所有的“幻覺”消失。當然,我不玩那些項目,多少與心臟有關。

參觀揚州大運河博物館,以為是實物加圖片的常規配置。在進去之前,我甚至想,一條大運河,能做出個什么風格類型的博物館呢?自認為看過不少主題、專題博物館。有的驚喜,有的名聲大過實質。壇壇罐罐磚頭瓦片,與歷史博物館的區別不是特明顯。

沿大運河的省份有六個。河水流經近二十個城市。這些城市,有的古老,有的現代,各有自己的城市特色。博物館將用什么樣的形式,串聯起這一切?地底的文物?地上的建筑?水里的漂流瓶?漂流瓶不是我們的發明。玻璃出現在現代工業文明時期。我們的青銅器和鐵器,都不能密封,不能保證在水中N年不進水。

有過多少汗水灑在古道

其實,早在西方的漂流瓶之前,我們已經有紅葉傳詩的浪漫了。雖然紅葉詩是唐代的故事,那時大運河已經正式漕運。有誰會用大運河傳情呢?“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這份自信,不需要小兒女似的卿卿我我。那種“碧云天、黃花地、北雁南飛”的惆悵,只屬于才子佳人。大運河兩岸,有沒有?

好奇、期待、尋找。我急匆匆的腳步,因為進來得太晚顯得愈發急促。偌大的展廳一個又一個。我根本來不及站下來細細端詳慢慢游走在某一個展廳。二刷、三刷肯定不會少?,F在不行。剛剛開門迎客的運博館,人流如織,比過江之鯽還密集。想要細細靜玩,得要在一段時間之后。

這一次,能找到表現大運河全貌的代表,會心滿意足。那些來自不同城市的文物,我一眼掠過,一眼便是千年。有那么一兩件,拽住我衣襟一般讓我慢了下來。其中一組銀質不同工序挖河的小人兒,頗有意思。不知是誰,有錢有閑有情調地搞了這樣的收藏品。

與之相反,一組大鐵焗,加固堤岸必不可少的物件。西安乾縣那座擁有無字碑的陵墓,一千多年有多少盜墓賊虎視眈眈,在暗夜里伸出罪惡的雙手。黃巢率軍,甚至炸出一條“黃巢溝”,也沒能挖開墓穴,得到價值無窮的陪葬品。原因在于,條石與條石之間,焊上了大鐵焗。卻沒想到,在運河的堤岸上,早于乾陵用了這樣的工藝。

固堤大鐵焗

兜兜轉轉地,看到一群人擠在一起看什么。停下來站定腳步,看看有什么西洋景。居然得來全不費工夫!一幅大運河流域全景的特點特征,盡在這里。

這是個VR展示。毫無違和的代入感,讓游客瞬間進入一個個不同的城市。揚州城的桃李春風,淮安城的隋堤煙柳,紹興城古老的纖夫走道,天津衛現代化的摩天巨輪……今天的運河兩岸,比之盛唐,盛之又盛。

曾經以為,對古運河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幾十年每天轉悠在運河邊上??粗鼜乃氖昵暗呐飸魠^逐漸改變成美不勝收的風光帶。在古運河兩岸,不知道走了多少遍。有了運河水上游以后,第一時間于秋風習習的晚間,乘舟而行。一段不長的水上游,串起了兩岸風格迥異的景點。

相比這個VR,實景游玩的那一段,反而像小兒科的游戲了。熟悉不熟悉,原來不在于景,在于盛景。

洛陽的天下糧倉

忽然想起有關隋煬帝陵的故事。揚州槐泗雷塘九秧田,是清代大文人阮元考據出的隋煬帝陵。對于這座“煬帝陵”似乎已是定論。有沒有人懷疑過?有!我看到過有關煬帝陵在西安的說法與論據,這是清代乾隆年間的陜西巡撫畢沅的杰作。畢沅是一位考古愛好者,幾乎關中地區的帝王陵墓前,都有他樹立的墓主人標記石碑。咸陽武功縣武功鎮的隋煬帝陵,便是他的成果。此處早在多年前就是陜西省文物保護單位,與揚州的槐泗雷塘一樣。

除此之外,河南洛陽洛寧縣東宋鄉也有一座隋煬帝陵。這座據說是唐太宗將之遷移過來的陵墓,有詩為證:“五帝墳邊尚書現,圣水寺前煬帝隨?!痹姷淖髡呤钦l,不太清楚。

二零一三年,揚州曹莊發現一座雙穴陵墓。一位名叫楊勇(隋煬帝哥哥,前太子也叫楊勇)的考古工作者,發掘出兩粒男性牙齒和一批文物。經過多方論證,證明是隋煬帝和蕭皇后的合葬墓。有墓志銘為證。煬帝陵位置的紛爭算是告一段落。

曹莊隋煬帝陵出土的玉蹀躞

隋煬帝修筑大運河,究竟為了什么?看看這樣幾首詩,能清楚一二嗎?

1、唐.皮日休《汴河懷古》:“盡道隋亡為此河, 至今千里賴通波。若無水殿龍舟事, 共禹論功不較多

2、唐.李敬芳《汴河直進船》:“汴河通淮利最多,生人為害亦相和。東南四十三州地,取盡膏脂是此河?!?/p>

3、唐.羅隱《煬帝陵》“入郭登橋出郭船,紅樓日日柳年年。君王忍把平陳業,只博雷塘數畝田?!?/p>

假如隋煬帝看能看到今天的VR,或許該瞑目了。

來源:揚州小兔子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周末同床